“吸储”暴雷2年 山东高唐蓝山集团“以楼抵债”

2005年实现销售收入17亿元、年加工非转基因大豆50万吨……有着众多光环的山东省高唐蓝山集团总公司说。
  从多位蓝山集团储户展示的存单可见,存单金额从数千元到十几万元不等,而这些储户大多不是蓝山集团员工。“存钱没门槛,有钱就能存,一年利率12%,存一次给一张存单,现金存入,一年到期后可提取或续存”,张芳说,她和家人还有约30张未偿还存单,合计存款近100万元。
  张芳提供的存单上写着“高唐蓝山集团总公司内部职工储蓄存单”“年利率12%”,但张芳称,她并非蓝山集团员工。
  老员工张义说,“蓝山集团吸收存款有20余年历史,刚开始只是对员工,,提出新的兑付方案:对单张余额5万元以下说,“当初那个收单子的人问我为什么舍得4折卖存单,当时我的家属生病了,能卖就先换成点钱,救命要紧。”
  “老厂长”去世后,政府背景人员“接手”
  多位蓝山集团储户告诉新京报记者,“在蓝山集团老厂长许兰山去世前,存单兑付一点问题都没有,老厂长过世4个月后,就开始不能兑付了”。
  “许兰山是2016年11月得病去世的,他在厂里有30余年了。当年早些时候,有政府背景的吕端义和杨继萱进入蓝山集团,吕端义担任蓝山集团党委书记,许兰山生病后,他们俩主持工作,但还是许兰山说了算。”老员工张义说。
  高唐县政府网站显示,2012年1月吕端义曾以高唐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身份出席高唐县第十六届人代会预备会议,而在2018年12月10日发布的高唐县财政局主要领导简介中,杨继萱为该局党组成员。
  企查查显示,2017年9月,蓝山集团董事长变更为杨继萱,总经理及法定代表人由许兰山儿子许振国变更为李东华,李东华为高唐县本地企业山东泉林集团有限公司的股东兼董事。
  截至7月29日,企查查显示,蓝山集团控股或参股16家企业,其中,山东赛康蓝山大豆生物制品有限责任公司、高唐县蓝山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等8家公司是蓝山集团的控股子公司,而高唐蓝山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山东高唐蓝山进出口有限公司等8家公司是其参股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16家公司中,有6家已经被注销,其中3家是在2017年3月宣布停止兑付储蓄存单后被注销的。这3家公司分别是山东高蓝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律师事务所谢昕律师认为,从得到的资料来看,如果蓝山集团未经人民银行批准,且无相关证照批文的情况下,向公众吸收存款,无论其是否能够如期兑付,都可能存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嫌疑。而该现象居然持续了20余年,直到近年无法如期兑付才被曝光,确实触目惊心。
  “还应继续了解这一行为是以国有企业蓝山集团自身为主体进行的,还是部分人假借蓝山集团的名义进行的。希望公安部门及主管国资委重视该案件,严查到底,给百姓们一个说法。”谢昕说。
  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王德怡律师也表示,这种情况已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了。这家公司集资对象含内部职工并不影响面向不特定公众的特征,在法律上并不需要区分存款对象是否为内部职工,而应全额认定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出具凭证,承诺在一定期限内还本付息的活动,符合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特征。”王德怡表示,“这个企业原来在经营状况好的时候,可能能够兑付。如果经营状况不好,或者出现内部贪腐挪用问题,就无法兑现本金和利息了。这种情况应该向公安机关反映,请求公安机关及时立案侦查,通过司法途径解决问题。”
  谢昕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的规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将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个人和单位均可能成为犯罪主体。其具体的衡量和评价标准,则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司法解释”)第一条所载,同时具备以下四个条件的,可以认定为非法或变相吸收公众存款,一是未经有关部门依法批准或者借用合法经营的形式吸收资金;二是通过媒体、推介会、传单、手机短信等途径向社会公开宣传;三是承诺在一定期限内以货币、实物、股权等方式还本付息或者给付回报;四是向社会公众即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
  谢昕进一步表示,此处应注意的是,如果没有公开宣称,且只在单位内部对特定对象吸收存款的,不属于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
  新京报记者 肖玮 林子 实习生 张卓? 编辑 赵泽? 校对 柳宝庆

Author: admin